2012年9月10日星期一

还是说再见

     脑海闭塞想不出任何话语要留给大家。

     两年时间在部落格默默耕耘,我却没有写出花样来,背后的原因不必多说,留待空间让大家去想吧!

     故事的结尾正在开始倒数,17/09/2012零时零分《他和他的故事》向大家道别,多谢你们两年来的支持和鼓励。

     万里江河,有缘再聚。
留下只有思念.....

那一天,我发现自己老了很多。


2012年8月6日星期一

休息的随想

     从来没有要求上天会给我什么,可能我自觉不应该获得什么。即使出外散心也不寄望有任何惊喜。
在The Curve跟Mr. Johnson享用晚餐

     星期六下午,我带着行李,一个人乘搭火车快线南下甲洞探望久未见面的Mr. Kris。晚间,他要出席喜筵,而我也不差,跟五年没见面的朋友Mr. Johnson约好今晚聚会。第一个晚上如此难忘,记得上一次会面是五年前的事了。当时他的身份是别人的男友,如今他的身份已从男朋友升级成为别人的丈夫以及孩子的爸爸!
咖啡厅打烊了,我们俩只好在外头逛一逛。

     人生每一个阶段都是美好的,在我眼里一切看似饱受波折,但若干年后结果中却承载着一份满足感。尤其当我年纪越来越年长时,那份立业不成、无力成家的心境总是有意无意的出现在自己心里,扰乱平淡生活中的思绪。也许是时候,我要转换生活心态,好好思考以后要如何继续下半生的人生方向。
第一次品尝甲洞肉骨茶

      第二天在甲东友人Mr. Kris家做客,没有逛任何购物广场,只是找了Mr. Johnson出来品尝肉骨茶。我们三人,来自不同的生活背景,但令我喜出望外的是两位朋友不会因为第一次见面而缺少互动。本以为一小时早餐约会,尽然延迟至下午一时此结束。原来男人之间的话题也可以近至电视连续剧、杂志内容,远至国际性话题、投资策略以及未来股市动向。双方谈得不亦乐乎,令一直担心不已的我,终于放下心头大石,而话题亦延续到晚间奥运羽球决赛,大家在不同的地域替李拿督打气。
早上的甲洞

     今天要离开甲洞了,我趁着Mr. Kris出外跟家人聚会,在电脑前努力写起了博文。自从迷上了面子书后,部落格已被我搁置一旁,日久失修差不多成为昨日黄花。在休闲的三天假期结束前,写一写当下的心情,让即将挥别的过去留下记录。不要再回首以前了,向前走吧!或许未必有自己想要求的风景,但至少给自己尝试要走的路才不枉此生。

P/S: 完成,睡午觉去!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收获(节录)



      八年的教学岁月无声消逝,我得到很多,也同时失去了很多。周而复始的工作,不但增添了我的教学经验,也引领我朝向更具备专业资格的教育方向跨步迈进。从战战兢兢的心态,建立信心因材施教。尽管偶尔遇上千层巨浪,但内心的信念始终未曾改变。

自从成为合格教师后,我的生活开始忙碌起来,排山倒海的教学工作不在话下,永无休止的会议、课程还有那些文书工作也占据了我大部分的私人时间。每天上班下班,日升日落,疲态尽露,可是试问会有谁去关注和了解老师们如此无奈的苦况呢!别以为下午一点是教育工作者的下班时间,忙起来通宵达旦都必须完成手头上的工作,避免被上司问责。加上小孩子是未来的栋梁,他们在学术里、品德上必须获得老师更多的关注,因此这群站在教育最前线的先锋更加不可以掉以轻心。

庆幸在苦难里,我遇上许多可爱的孩子,他们如盛开的花朵,每天在生活里供给我养分,净化我扭曲的心灵,使我重拾遗失已久的教育使命,我要给孩子最快乐的学习过程,为他们设计教学活动,为他们掌握最基本的语文知识,甚至为了他们,我可以时而像娇柔的古装美女,时而又像刚烈的战士般激昂抗战,甚至吟诗、歌唱、起舞……施展浑身解术,目的是希望通过不同的角色扮演,引起孩子们学习的兴趣。

    我相信树大总会有腐枝!

    即使在众多为人师表者当中,也难免会有浑水摸鱼之徒,更何况是年纪小小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他们更需要教师的体谅和了解。这些年在教育界里打滚,跟孩子们建立的亲厚关系是我最大的收获。当孩子因为见到自己的出现而脸上展现快乐的笑脸;因为自己悉心教导而用心向学;甚至在他缱绻于烦恼的事情上,第一个想起的倾诉对象是自己时,那种满足感比获得优秀服务奖更具意义。

我比较读坏书,也比较多心,贾宝玉的四姐妹: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以及贾惜春元迎探惜,索隐派《红楼梦》学者附会说,那是作者隐藏了‘原应叹息’的意思。专家们有没有猜中书中谜底,我不知晓,但可能已超越时空道破了华小长年累积下来的隐忧:办公室政治、权力核心的操弄,加上政治因素的负面影响都成为华文小学的绊脚石。每天看着孩子赶功课、上补习班,接着再温习,周而复始的疲劳轰炸,已把小孩锻炼成毫无天真可言的儿童。嘴里唱的歌是流行曲,考试前第一个问题是有没有奖赏,若这科目没有计算分数他们就会敷衍了事......可笑的教育已将每一个孩子训练成利益主义化的小大人,离童真已越来越远。相比我那个快乐的学生年代,我觉得自己幸福多了。闲时在草场上放风筝、玩追逐、捉迷藏,也没有什么课后辅导班,更没有所谓的考试压力。时移世易,教育也经历几个年代的转变,但唯一从未改变的是‘育人为本’的基本教育理念,这也是这一群站在教育最前线的教师们必须坚持的理念。

诗意……我想起千多年前李商隐的诗句:“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失意诗人无时无刻都有退隐逍遥的念头,但眼前为了身边人的期许,他不得不回到现实天地的名利场上继续打滚。我引用这两诗句送给所有处于失意边缘的老师们。他们当然不是李商隐,甚至这两句诗可能亦言不由衷,但可以肯定学生确实等同他们在工作上的小天地,在这风雨飘摇的日子里,笑骂由人,犹如扁舟一叶,穿过了小溪,再跨越了恒河后,我们就会发现一切已经‘轻舟已过万重山’。也真正附会了我在文章段首段落中所提到那句话:尽管,偶尔遇上千层巨浪,但内心的信念始终未曾改变。继续为华小奋斗打拼,默默在校园里努力耕耘,当春风化雨之后,盛开的灿烂花朵便是我们最骄傲的收获。

2012年6月25日星期一

寂寞非孤单

怡保(取自网络照片)

     走在繁忙的街道上,车来车往,人反而会变得更渺小,怡保算不上大城市,甚至大部分年轻人都会称他为退休者的天堂,是吗?思考中......

     若非在这座城市长大,相信我绝对不会对怡保有太多的感触。谈古色古香比不上古城马六甲和槟城;说什么大都会,拜托基本的公共交通设施也欠奉,到底怡保有些什么东西值得你和我一直留下来?
车子朝向南北大道138出口驶去(取自网络照片)

     赶路人在南北大道上可能会错过138出口,那是通往怡保市区最直接的通道,路径Tambun Inn酒吧,隔壁就是广东华人义山,两道草丛把义山旁的苏丹阿斯兰沙公园也埋没掉了。小时候最喜欢经过这条街道,绝非爱上阴沉的氛围,而是附近的怡保花园和桂和园有我喜欢的游泳池以及在泳池外头的冰冻杂雪!

     每次光顾,我总会叫来一碗杂雪配上椰糖,美味极了!坐在一列排开的小贩档口前,对外的大树挡住了阳光,所以阳光晒不进来,当风儿悄悄向大树吹送时,树上的枯叶便会跳下深爱的大树,告别他们的人生。有时候,当我正在大口大口享用饮品的当儿,偶尔还会见到牵手走过的老情侣,大部分住在附近的怡保花园或是桂和园,两老白发斑斑但依旧陪在彼此身边,互相扶持,多甜蜜!
家(取自网络照片)

     也许转过头,你也会见到,一家几口从车子里走出来,大大小小头发松散,一看便知道他们刚享受过难得的家庭乐,在夕阳的陪伴下前往附近的泳池中畅游戏水,当下肚皮响起了交响曲,寻找美食就是一家人下一个消遣活动了。温馨的家庭生活,父母陪着孩子,孩子在父母面前撒娇,这是一幅很美满的图片。当他们填饱了五脏六腑后,驱车扬长而去。

     休闲生活就是怡保的卖点,尽管少了豪华丰盛的物质生活,但当中也存在了最自然的恬静和舒适的乐趣。尽管看似是一座寂寞的城市,但事实上他一点都不孤单,因为我们都很爱他。

2012年6月23日星期六

难得心情赞^.^

我的狗窝

    午夜醒过来,都怪我爱午觉,所以无法再投入梦乡。这种爱睡的习惯可以改善,但不是一时三刻的变改,需要时间来适应,所以心里一点也不在乎。难得暂时远离了大学课业,我当然要好好享受这三个月的假期,尽量做一些自己喜爱的活动 -- 八挂去 ^.^

    有位网友碰巧在线上,他一边搭着快铁回家去,一边跟我聊天。快乐的时间很快过去,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没有太多的顾忌,只有简单的想法,想问什么就直接问,想说什么勇敢地说出来,这才称得上快乐的聊天方式。总比出席甲乙丙的周年聚会简单得多,不需要比较手上的手表牌子,身上穿的品牌名声,卡片上的头衔,信用卡的上限,房子的大小,车子的豪华程度......

    我不是要八卦吗?干嘛感性起来,怎么搞得?若午夜醒过来无法入睡,能找来一个一直给自己鼓励的人谈天说地,相信这个等待黎明的晚空会增添多一份精彩。这一夜心情真赞!


2012年6月20日星期三

来寻乐^.^

马来西亚苏丹伊德里斯师范大学

     近来忙碌的生活随着考试的完毕,暂且告一段落。如今工作成了生活的重点,无形中给我带来压力,撩乱了正常心理步伐。如此境况,难免会持续下去,直到九月以后,不过那时那刻大学的母舰又悄悄地开始启航,那种白昼黑夜不设防的奔波活动,在灯光下、在网络上、在指尖间徘徊不去,当中也缠绕着无数的大问号。这就是半工半读的生活!假如忙碌可以令自己暂时忘记不愉快的遭遇,我想这几年来自己确实是如此方式寻找片刻的快乐。

     其实我的快乐又何止在忙里寻,每个在线上真实的恋爱故事,也是我生活当中的娱乐消遣品。昨晚,我在线上认识了一位年龄跟自己差距很大的朋友,当然我是前辈,但是在恋爱这方面的学问却比不上时下青少年的经验来得丰富多彩。因此我的角色是观众,而非专家。当我听着他们的恋爱故事后,嘴角总是不自觉地向上翘。不知道这份喜悦算不算是寻找快乐的管道之一呢?祝福你们。

^.^

2012年6月5日星期二

爱情

     晚餐还没消化,来听一首我个人很喜欢的歌。第一次听,心里酸溜溜的感觉,好几次后得出了一个反思:

     难道不想见就不必想念吗?如果人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爱情,是否人生里少了一些珍贵回忆?别管两个人能走多远,但此时此刻两个人都活在同一个思念中。爱情本来就是将错就错。尤其近来阅读了子权哥和蜜雪儿的互动对话,让我明白两个人走在一起,根本就不需要把以后感情上的事想得太多太远,珍惜当下就已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