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青山绿水下等你(六)

     明日一早,阿齐回公司上班。首先,他向老板报告冯木莲女士的生活细节,然后再将阿浩照片一事仔细讲解一番。老板点头表示支持,并且通知总编辑,这个报导全权由阿齐负责。


     “再有最新消息,你要第一时间向我报告。”老板说。阿齐并没有作声,只是点点头表示明白老板的指示,但是心里却很矛盾,因为由始至终他都不知道为何老板要调查冯婆婆。

     大约一星期后,有关新村报导面世了。黄婆婆拿着杂志直奔木莲家里,她对木莲逐一讲解照片背后的故事,相同的对话讲了不下于十次,可是眼看目不识丁的黄婆婆难得如此高兴,木莲婆婆只好陪着她谈下去。

     “莲,你看,这照片里那时候的我身材多苗条啊!可惜,自从替家里的那个老头生下几个孩子后,我的美妙身段就跟我说bye bye 。”黄婆婆说。


著名旧街场白咖啡

     木莲笑着回答:“娣,你都几十岁了,还自叹什么身材走了样,试问谁还要看老太婆的身材呢?”木莲边说边打量黄婆婆的身材,然后她不禁地大笑起来。坐在一旁的黄婆婆就被木莲气得哭笑不得。木莲自知理亏,立即在厨房泡了一杯Kopi-O(咖啡乌)来安抚黄婆婆的怒气。

     “你这个老妞最懂得察言观色。知道我生气了,马上给我端来Kopi-O,讨好我。你的手段也耍得蛮精明的!”黄婆婆说穿了木莲的心思。

     木莲婆婆一脸喜悦地说:“你既然知道我的心意,那就别生我的气吧!”

     两个异姓好姊妹,一起走过那段艰辛的日子,如此小小的嘲笑又怎会击倒这份深厚的情谊。新村报道的内文,一字一句都是两位婆婆的亲身经历。从亚答屋重建成半砖半板的居所;从无水电供应直至目前万家灯火水源长流。兵如港新村走过了乱党骚扰,迎来国家的独立,见证马来西亚的成立,挥别了新加坡,如今来到第六任首相走马上任,这座新村依旧屹立在山城市内,只可惜雕栏玉砌应犹在,人面全非楼已空。

马来西亚独立日

     新村人口不断老化是这近十年来的现象。年轻一代相继往外求生计,有些则在别处买下新房子搬离新村了。目前村里的村民大部分是年老者,年轻一代的人数如数家珍般的不复当年,黄婆婆以及木莲婆婆就是活脱脱的例子,含辛茹苦育儿成才,到头来却落得如下人般的看待,被长大成人的孩儿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老人家没有子女陪在身旁,若要出远门简直是要了他们的命,因此他们活得自在的时刻也只有在闲时到旧街场来客炒馃条、几道点心和一杯旧街场白咖啡。夕阳般的生命,要求的快乐条件就只不过是如此这般而已。

妇女洗琉琅的情景

     新村离旧街场(Old Town)并不远,锡矿丰盛时代,几位婆婆不知在这个贸易中心地带游走了不下于万次,琉琅在河水中不断地反复前后左右摆动,珍贵的锡米如此活现在人们眼前,锡米卖钱大老板当然叫好,可是长时间浸于近打河水里一双双妇女们的巧手早已肥肿难分,然而换来的工资只是刚刚足够糊口,领钱后走在旧街场的咸鱼街(Jalan Bijih Timah),买条霉香咸鱼来配一星期的白饭,对于低收入社群来说已是奢华的享受。如今同一条道路上依旧弥漫着浓浓的海味气味,历史悠久的百年古庙如往常般守候着这条街道,街角的尽头向右边拐去,眼前就是楼高二十层的人民组屋,组屋对外是一座小儿游乐场,除了小孩的玩乐笑声,清风也常常从对面的茶餐室里吹送一阵阵白咖啡香味,而这种味道不只引来无数游客光顾,而且也蕴含着华裔浓浓的南洋情怀。
怡保旧街场地图
     莲问:“娣、兰,不多喝几杯白kopi(咖啡)?”

     兰嘴里一边含着刚喝下的白咖啡,一边举起右手一直左右摇摆着示意不要再叫一杯了。相反,黄婆婆却立即放下手上的杯子,没有回应木莲就二话不说向柜台喊过去:“再来一杯白kopi  kao(浓的白咖啡),烧的。”

     莲笑了一笑再说:“娣,你不怕胆固醇超标吗?”

     黄婆婆马上回应说:“几岁了?还怕什么?阎罗王若要我这个老妞来作伴,就招我下去吧!”

     “你又再说傻话了。”爱兰打了一打娣的小手,然后转过身子问木莲:“小姐,待会儿我们到哪去呢?”。

     莲想立即就表明心意说:“阿齐的杂志社就在附近,我们不如去探望他吧!”另外两位婆婆听见木莲有如此的想法,眼睛顿时睁大的比鸡蛋还要大,彼此望着对方,脸色也紧绷了起来。木莲见二人欲言又止便问:“去找阿齐,有问题吗?”

     黄婆婆回应说:“莲,附近有间古庙,不如今天我们先去哪儿上香许愿,至于阿齐公司离这边蛮远的一段距离,何况霎时间去探望他,会不会打扰他工作呢?”

     木莲说:“放心,刚才你们去洗手间时,我已拨电阿齐,他人在杂志社,下午两点才有工作。不过,我倒觉得奇怪,她说话的语气有些吞吞吐吐。至于拜神求平安,下个月就是九皇爷诞,到时候才烧香求神吧!”

     两位婆婆难以借故推辞,最后只好跟着走。这段路,爱兰和黄婆婆走的一步一惊心,三个人六条腿,拐过数弯,前后不到五分钟便踏进阿齐的杂志社大门前。

     “三位太太,你们找谁?”一位正在大门前的杂志社员工问。

      黄婆婆走上前来,对这位员工说:“金函小弟,你已把我给忘了吗?”

      金函马上停止手上正在进行的工作,抬起头来,看清楚眼前三位婆婆,然后接着说:“黄婆婆!”

      “是啊!总算没把我忘记了。”黄婆婆笑着说。她跟金函谈得不亦乐乎,甚至忘掉先前害怕到来杂志社的原因。

        金函先招待三位婆婆到会议室等候。寒暄片刻又回到工作岗位继续完成手头上的事务。

        会议室的温度稍低。木莲人有三急,便自个儿到外头找洗手间方便以下。也许杂志社楼高四层,空间宽阔,设计新颖,木莲这个老人家,多拐了几个圈就分不清方向了。一步一走,随便推开眼前的房门,让木莲来到一间办公室里。一幅幅高挂在墙上的陈年老照令木莲止步,心跳速度也加快了。她口里含糊地说着:“怎么是他?不可以让他找到我!不可以......”

        木莲似箭般找出回到会议室的路,然后向众人借故说要离开。匆匆的步伐,惊慌的神情完全被刚来到会议室的阿齐看进眼里。三位婆婆飞快离开杂志社,步伐异常急促,正当脚步踏在大门前的石级时,木莲一时出了差错,脚踏空了,随之整个人跌了一跤,扭伤了右脚。可是,木莲仍然硬撑说没事,得要立刻离开杂志社不可。然而,她确实走也走不动了,尾随在后的阿齐二话不说,答应木莲驱车来接她们回家去。离开前,他悄悄地把此事通知了老板。

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类同实属巧合

注:
1. KOPI  O :  KOPI是马来语咖啡;O 是福建话/闽南语,黑色的意思;只添加糖分没有奶昔的咖啡。
2. 旧街场白咖啡:马来西亚,霹雳州,怡保特产之一。
3. 亚答:一种类似裹粽子的叶片,制成平面状覆盖在屋顶上,层层重叠,令雨水倾泻而下。

亚答屋
4. 马来西亚:1957年8月31日,马来亚半岛( Malaya )正式获得执政国家事务,正式独立脱离殖民国身份。1963年9月16日,马来亚联合沙拉越(Sarawak)、沙巴(Sabah)以及新加坡(Singapore)成立马来西亚(Malaysia),以便巩固我国在东南亚的政治地位。
马来西亚地图
马来西亚旧地图
5. 新加坡:1963至1965年期间,新加坡本属马来西亚国土,但因各种因素导致新加坡在1965年黯然退出马来西亚,选择成为独立国家。
当年李光耀总统宣布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
 6. 怡保旧街场:怡保旧商业区,座于近打河旁,大部分旧式建筑物依据屹立在这座城区中。据说,大部分建筑都是由当时的大富豪姚德胜先生出钱兴建。材料亦由中国运送到当时被称为南洋的马来西亚。著名导演李安于此拍摄《色戒》某部分场景。
7. 马杰街:Market Street,顾名思义就是买卖蔬果、肉类的地区,如今走在马杰街上依旧可以嗅到咸鱼的味道。
8. 九皇耶诞:每逢农历九月初一至初九,各州属华人地区都流行祭拜九皇爷。甚至有些善信更会守斋九日来祈求九皇爷保佑。





      

评论

nicholes说…
谢谢你的关心
^_^

nick
wkw说…
nicholes:
加油啦!彼此支持吧!
昨晚我邻居家进小偷。二十分钟的办事手法,真高明。庆幸我家没有被偷。
邱祥珲说…
首次到访。喜欢你的故事。很棒 !
wkw说…
丘:
多谢你的赞赏。欢迎光临《他和他的故事》。
最近工作排山倒海,应接不暇。接下来的小说回合,我想要在十二月才可以逐一上载。
邱祥珲说…
好的,那我就期待着十二月的来临咯 !
wkw说…
哈哈......
谢谢捧场。
nicholes说…
我已经设定了固定读者的限制,其实不太希望自己的心情让太多人知道,会很没安全感,像被透视一样,赤裸裸地;但若完全没读者的话心里又觉得无比空虚,也许这就是人有暴露狂又担心被偷窥过度的矛盾心态吧!

有心想继续追踪我的心情小说的你们,记得给我私下写信。谢谢

nilaomei@gmail.com

热门博文